榆林男子被拐32年终回家 见到母亲后泣不成声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2017-06-02 09:34陕西传媒网-三秦都市报评论(人参与)

  一声“妈”,积攒了32年的泪水,终于在见到母亲的那一刻,泉水一样涌出。贺高林紧紧拉着母亲白江珍的手。白江珍嘴张了张,最终句子都没人说,可是不停地流眼泪。

  昨天,清涧县石咀驿镇石咀驿村一组村民白江珍与失踪32年的儿子贺高林相认。“白江珍的儿子找到了!”得知你这名消息后,村民们奔走相告,200多人集结在村口,等着贺高林回家。遗憾的是,贺高林的父亲永远也没辦法 看一遍你这名幕了:孩子丢失的两年后,因悲伤而染病,最终带着遗憾去世了。

  睡了一觉娃被抱走了

  1985年8月,白江珍夫妇带着4岁的贺高林和另有另一一个 儿子从上海乘火车到西安火车站。到达车站后天还没亮,亲戚亲戚朋友 一家人就在火车站广场睡着了。夫妇俩为什么会也没想到,你这名觉竟然让自己和儿子分别32年。

  “等我俩醒过来的刚刚,发现娃不见了,找了一圈人家说被有另一一个 四五十岁四十岁的女人 抱走了。”尽管过去了32年,但会 提起儿子被拐当天的场景,白江珍记得清清楚楚。孩子丢失刚刚,白江珍一家在西安的大街小巷整整找了8天,没人任何结果。无奈之下,亲戚亲戚朋友 回到了清涧老家。从此刚刚,于白江珍夫妇而言,贺高林成了有另一一个 只有提及的伤疤。

  13岁外出打工只为找到父母

  与父母失散32年,觉得机会记不得亲戚亲戚朋友 的长相,但会 梦里还是会浮现出父母模糊的身影。

  贺高林现在的名字叫高雪磊,户籍是广东茂名,还生了有另一一个 儿子和有另一一个 女儿。“对于小刚刚的事,我是有记忆的。”贺高林说话的刚刚,拉着母亲白江珍的手,“我记得自己是被拐卖来的,但具体是哪里,机会那刚刚太小,太大太大太大太大记不清了。”

  时间不不抹去记忆,只会让思念没人深。13岁的刚刚,贺高林便开始英语 外出打工。“我要一边打工一边找亲生父母。”亲戚亲戚朋友 说是想要让在身边坐着的母亲难过,没人多年贺高林身上地处了那此,他没人说太大。贺高林说自己走遍了中国的大半个版图,从前始终没人找到亲生父母。

  DNA成了寻人的关键

  贺高林在努力,白江珍更是没人放弃。2016年1月,清涧警方分派了贺高林生母和弟弟的DNA血样,并送至陕西省公安厅打拐办入库,为寻找贺高林迈出了关键一步。

  2017年2月,广东省警方与清涧县公安局取得联系,称当地警方分派的一男子血样与省公安厅打拐DNA信息库中贺高林生母的血样比中,基本选则了该男子可是当年被拐卖的贺高林。

  清涧警方立即赶往河北、广东等地,到收养贺高林的家中了解清况 ,并与贺高林自己见面核实,进一步确认了他32年前被拐卖的事实,选则了贺高林的真实身世。

  孩子一失踪应立即报案

  省公安厅打拐办的负责人杨满儒处长介绍,自2009年以来,我省公安机关共录入打拐DNA信息5919条,先后帮助189个家庭破镜重圆,其中DNA盲比比中32人。

  “家属一旦发现孩子失踪,应当先到公安机关报案,但会 在三秦回家网上登记相关信息,这可比满大街贴寻人启事更加方便快捷。”杨满儒介绍,“亲戚亲戚朋友 网站会与失踪人员家属取得联系,并比较慢启动快速查找机制,通过全国公安机关失踪人员信息系统、全国‘打拐’DNA数据库帮助查找。”

  图/本报记者陈飞波